漂 Gone with the River

出生在长江边一个有护城河环绕的小城,我从小对水有种特别的迷恋。 不过,每年据说都有不少人被长江里的大浪和漩涡卷走,所以很听爸妈的话没下去游过泳。至于那条护城河,自我记事就隐约有股厕所味儿,也不是能供大家愉快玩耍的池子。然后学了个成语“流水不腐”,便觉得死水肯定会腐而且以为也只有死水才腐,忘了古时候大家没有那么多化学品和生活垃圾。但这不妨碍我对水着迷。作为长在内陆城市的孩子,为数不多的两三个小游泳馆是我们夏天的乐园。

我妈说,我两岁时她带我去游泳,才刚见着水我自己就蹦下去了,吓她个半死。童年记忆里但凡父母带我旅行,去的地方总有小溪瀑布,江河或者大海。要么沉静温柔,要么汹涌霸道。我无数次注视着某处水面发呆,久了一切就像放慢动作:水波,浪花,泡沫生又逝去。

十七岁那年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和男孩子接吻,地点是城东的护城河边。大概因为那段水体相对比较干净,大概因为很快就要告别,大概因为天很热,也大概因为我喜欢戏剧化的情节,那时突然有种冲动:跳下去,从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上岸,然后开始新的生活。我把想象分享给那男生,他疑惑地看我,似乎我已然离得很远。当然,最后我并没真这么干,但仅那想象就让我兴奋不已,以至于它成了比当时当景更真实的回忆。

此后的十年里,我停留过很多地方,进入过很多人的生活又离开,一次一次以相同或不同方式演绎十七岁那年的冲动。也许一开始离开的原因还是希望被想念,但渐渐的,我不再那么需要被记得,也没有人再知道我全部的故事。我一人搬来荷兰重返校园,住在席凡宁根海滩边的一栋小公寓里。 这里没有地中海的温润,风总是很大很凉,浪也常咆哮着似乎试图证明自己能随时吞没一切。我心情好就在海边跑跑步放放风筝,心情不好就趁天黑找块没人的地儿躺着看星星。

初秋,朋友A要去俄罗斯,临行前一小伙儿人在我家吃饭给他践行。末了大家拎着酒瓶坐在沙滩上喝酒。那天夜里只有十二摄氏度,我们都冻得发抖。想起A曾经提议在他离开前我们该一起跳次海,我突然扔了酒瓶在一片尖叫声中脱得只剩内衣朝只闻其声不见其身的海里跑去。短暂惊诧过后,“fuck this!”剩下的人说,也脱掉衣裤相继奔向我,一起完成了这件也许没有什么理由也不需要什么结果的事情。我记得,海浪吞没了我的怒吼,“Freedom(自由)”! 我记得三四年前在福建某个海滩露营,夜也很黑浪涛声也很大,我害怕得不敢向海水靠近。

几乎狂喜而泣。

写于2014年9月

IMG_8010

One thought on “漂 Gone with the Riv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